棋子

不踩雷时的佛系圈地自萌党,你好我好大家好。特别懒,拖延症严重患者,文画都特别渣,随性涂和写,不用关注,如果能博一笑给个小红心或者评论就够啦,感谢米且太太画的少天当头像。

【all安/卡安】花言巧语(第二章)

注意事项请见 楔子+第一章


卡安篇——向日葵·第一瓣

向日葵花语:沉默的爱

 

“抓住那个戴帽子的小子!上头大大有赏!”

嘈杂的人群中,小个子少年凭借着身材优势,与后面的追兵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凶神恶煞的官兵们暴力驱散着街道上的人群,“滚开滚开。耽误我们找人饶不了你们。”

吓得围观群众纷纷让出一条大道,一些来不及躲避的行人被毫不怜惜地推倒在地,路旁半遮着脸的棕发剑客握上了腰侧的剑柄。

没追上少年的打手们气急败坏地离开了,剑客也就是安迷修到马路边扶起摔倒的人,做了简单的包扎处理,帮忙把人背到医馆中。

做完一切安迷修回到马路边,买走了一筐堆得满满的水果,婉拒了店主送货上门的服务,小心翼翼的把水果筐扛在肩上,走向城郊自己租住的小间。

回到家,刚把筐放回地面,里面钻出一个人,正是刚才被追杀的黑发少年。他看上去才13、4岁,但碧蓝的眼睛里却写满了谨慎和探究。

“放心,我不是坏人,只是看不惯那些人的行为罢了。”安迷修看出少年对自己并不信任,于是后退了一步,“先从里面出来?这里挺安全的,很少有官兵会到这片‘三无地域’来。”

所谓“三无”就是指无管理,无组织,无法律,这块地区是雷王星的阴暗之处,任何外面不允许的东西这里基本都有涉及。虽然明面上这里属于都城的一个区,但里面各种势力错综复杂,国王、大小官员都参与其中,已经成为了众人心照不宣的“废品处理厂”,任何不方便在光明正大场合下出现的事情,都被放到这里处理。

即使是在外面趾高气扬的官兵们到了这里也不敢放肆,除了怕冲撞哪位贵人,还担心惹上在此居住的不怕死的疯子们。

这地方贫富差距尤为明显,在纸迷金醉的销金库不远处便是大片贫民窟,安迷修便是看上了低廉的房租和灵通的消息才选择了这里。

等到少年从筐中出来,安迷修发现他背在身后的手中紧紧攥着一把小刀,锋利的刃已经出鞘。

‘这孩子到底是经历了什么,看样子不好亲近啊。’安迷修苦笑,然后安慰对方说:“我真不是坏人,你要不放心的话就坐在那边休息好啦,不过你可以和我说说为什么会被官兵追吗?”

少年听话地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然后坐在离安迷修几米处的凳子上开口道:“谢谢你。”是略带沙哑的变声期声音。

安迷修对这种懂礼貌的孩子最是欣赏,心里先就把对方纳入了自己的保护范围。“我是一名云游的骑士,我宣誓过善待弱者和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告诉我该怎样帮助你。”

然而还是没有回音,安迷修也猜到了没那么容易打开少年的心扉,于是说道:“我叫安迷修,来雷王星找一个人,他叫惑,你知道吗?”

少年摇了摇头,安迷修继续说道:“他是我的师兄,之前和我说过在这里要参加个什么比赛,但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简直变了一个人,所以我才想来雷王星能不能找到原因,不过在王都找了一段时间还是没发现。”

沉默一会后,少年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口说:“你能帮我给一个人带封信吗?我虽然不清楚你说的事情,但我能找到一个知道的人。”

“没问题。”安迷修肯定。

少年很快写好了信,内容不多,用了密文,安迷修看不懂,但他也不问,只是问少年要拿给谁。

“雷王星三皇子——雷狮。”

安迷修让少年尽量不要出门,而且也指明了万一被围攻时的多条逃跑路径,才放心去找人。

首要问题便是雷狮的行踪,虽然对方是皇子,肯定在宫内,但王宫那么大,贸贸然进去恐怕得不偿失。他从情报商人那里得来了雷狮的照片和基本信息,知道了雷狮虽然是三皇子,实力却是顶尖的,名声甚至高过太子,要不是他嚣张的性格让国王不喜,可能继承人就得换位了。

平心而论,除开性别,照片上的人应该是安迷修见过的最美的人了,肤白如雪,发黑如炭,眸如水晶,只是上挑的眼角和不羁的笑容一下便显示出了此人的霸道心性。‘这应该是我最不会相处的类型了。’安迷修默默地想。

这就出现了个大问题,雷狮是个随性的人,即使是情报商人也很难得到他的行踪和习惯。不过两天后便是太子的生日宫宴,即使不乐意,雷狮也没有不参加的理由。

安迷修回到家,发现家中空无一人,心一下提了上来。

“信给了?”

看到是安迷修,少年默默地从衣柜中出来。

“没有,雷狮的行动捉摸不透,只能等2天后的宫宴上去给他了。”

少年有些失望,但还是保持表面冷静。

“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安迷修把手中的袋子提起来,“我到点心店买了些面包和蛋糕,忘记问你喜欢吃什么了。”

看到精致的甜点,少年的眼睛突然亮了,这还是安迷修第一次看到对方放松的神态。

“你喜欢蛋糕?”

“还行。”

安迷修把蛋糕递给少年,看到少年拿着叉子嘴巴吞咽着口水却不下手,想了一下,先挖了一口自己尝尝。

“味道不错,这家店面包是我最喜欢的,蛋糕也好吃。”

等安迷修吞下蛋糕,少年才拿起缺了一口的蛋糕啃了起来,嘴巴两旁的肌肉一鼓一鼓,活像只小松鼠。

吃罢饭,安迷修继续和少年聊天,尽管基本上是安迷修的单口相声,但能得到少年偶尔的点头回应,他觉得自己这么做也值了。

是夜,安迷修把唯一的床让给了少年,自己则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少年从被子中探出头,看着月光下安迷修的侧影,暗暗下了决心。

“安迷修。”

“什么?”这还是少年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安迷修油然升起“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感。

“我叫卡米尔。”

“哦!”

安迷修等着卡米尔的下一句话,然而说完名字的卡米尔又安静了。就在安迷修昏昏欲睡之时,他又听到卡米尔的问题,“你对所有人都这么温柔吗?”

“毕竟我是骑士嘛,帮助你是义不容辞的,不用介怀。”安迷修笑着说,“况且你还答应帮我找人。”

“你没有女人缘吧。”卡米尔直接用肯定句。

“诶,你怎么知道?”安迷修震惊。“不对,你才几岁啊就女人缘的?”

“太明显了,就你这中央空调的性格。”卡米尔嘟囔道,翻个身闭上了眼睛,留下满头雾水的安迷修默默拼回被打碎的小心脏。


第三章

评论(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