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

不踩雷时的佛系圈地自萌党,你好我好大家好。特别懒,拖延症严重患者,文画都特别渣,随性涂和写,不用关注,如果能博一笑给个小红心或者评论就够啦,感谢米且太太画的少天当头像。

【all安/卡安】花言巧语(第三章)

安哥生日快乐,之前就想过要在生日这天写车,虽然好不容易才挤出来这么点柴肉,不过总算赶上啦Y(^o^)Y~

注意事项请见 楔子+第一章

前文:第二章


有车版,未成年人请不要点进,直接看下面的阉割版,谢谢合作


卡米尔再次睁开眼时,天边刚泛红。安迷修坐在一旁擦拭着双剑,黑色的金属剑柄已经被磨得稍稍褪色,可见被他的主人使用之频繁、剑身透亮,反射出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这两柄剑绝非凡品。更吸引卡米尔的是那双手,没有女性的柔美,虎口等处覆盖着厚茧,暗喻着长年累月的练习,却没有男性常有的污垢,

察觉到卡米尔灼灼的目光,安迷修回头。被偷看的对象发现了,卡米尔尴尬地侧过脸,像是发现什么问道,“你的手臂?”

“什么?”

“绷带,受伤了?”

安迷修原以为卡米尔对自己没兴趣,没想到对方观察得挺仔细,于是回答说:“以前被人砍伤了,偶尔会痛,所以习惯缠着绷带了。”

“腿上也是?”

“嗯。”

安迷修回答简短,卡米尔自然领会他不乐意提及这个问题,于是闭嘴,气氛一下便压抑了起来。

还是安迷修开口打破了沉闷的氛围,“你起来洗漱吧,在下去买早餐。你想吃什么?”

“我也想出门。”
难以拒绝人的安迷修在小动物般眼神的注视下,鬼使神差般地答应了卡米尔一起外出的请求。

他先去路边摊上给卡米尔买了顶帽子,虽然因为是绿色的被吐槽了一路,但卡米尔还是小心翼翼地戴在头上,并把眼睛隐藏在了帽檐的阴影下。

安迷修可惜地说道:“遮住了真浪费,你的眼睛很漂亮,和我家乡的天空一样蓝,雷王星虽然更繁华,但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

“昨天的面包和蛋糕味道不错吧?我带你去那家面包店看看,以后你就可以自己去买了。”他没有说出潜台词,但卡米尔清楚地明白安迷修是在为离别做铺垫了。

面包店离得不远,虽然不在繁华的商业街,但酒香不怕巷子深,一大早店门口便排起了长龙。安迷修拉着卡米尔站在队伍中,小心地给他压了压帽檐,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卡米尔暗暗好笑,这人明明只要拒绝自己就轻松多了,却会因为同情心而给白白找累受。

在见识过安迷修强行尬聊店员小姐后,除了烂好人外,卡米尔心里默默给他又贴了个恶心帅的标签,暗暗后悔自己会不会所托非人。

不过安迷修很快便证明了实力,当天晚宴结束不久卡米尔就收到了来自雷狮的大礼。

为了混入太子的生日晚宴,安迷修特意找来一件士兵的大衣,脱下了万年不变的衬衫,卡米尔还好奇过这家伙是不是买了一打一样的衣服。因为安迷修租的房子很小,他只能在卡米尔面前换衣服,不过想想都是男人,他放下羞耻心,和卡米尔说了一身便开始脱衣服。

安迷修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身材。每一处的肌肉都经过千锤百炼,在那小小的身躯中蕴藏着巨大的力量,卡米尔不由得看得目不转睛。

换过衣服后,安迷修把信件塞到口袋中,让卡米尔等他的好消息便出了门,这一走便是好几个小时,等的卡米尔心焦不已。

深夜,就在卡米尔昏昏欲睡时,安迷修冲进门,脸颊绯红,气喘吁吁,也许是刚刚进行了激烈的运动?卡米尔好奇地猜想,不过他很快便被安迷修身后的人吸引走了全部的目光。

“大哥!”

卡米尔欣喜万分地凑近,雷狮桀骜不驯的表情瞬间柔和下来,他细细打量了一下,发现卡米尔毫发无伤后放下了心。

“走了,卡米尔!”雷狮帮卡米尔整了整围巾,便拖着他往外走。

卡米尔回头,安迷修站在原地,笑着朝他挥挥手告别。

被雷狮轻拉了下衣服,卡米尔从愣怔中清醒过来,没有回答也没有招呼,扭头离开了。

“卡米尔你怎么买了个绿帽子?”雷狮奇怪。

“没什么,就是用来挡脸的。”

雷狮想当然地认为是卡米尔自己买的帽子,没有继续提问,“真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直接对你出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雷狮大哥我没关系的。”

雷狮对这个表弟一直照顾有加,看到对方这么懂事的样子,心里更对太子不爽。

“这次你是运气好才逃脱的,那个白痴骑士和我说了你被追杀的事情。”

“白痴..骑士?”

“对啊,就是傻啊,我还以为他说那么多你被追的多惨多惨的情况是为了向我邀功,结果他的意思是指让我好好照顾你,不要再让你被追杀了。”

“是啊,没有人比他更傻了。”卡米尔赞同,虽然只是和安迷修呆了短短两天,但卡米尔的心房中又住进了新人,而且不是短期的租客,极有可能将变成雷狮那种常住居民。

被雷狮牵着走的卡米尔又开始神游‘刚刚忘记道别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雷狮轻车熟路地躲避开皇宫中巡逻的卫兵,带着卡米尔抵达了自己的寝宫,“这几天你也累了,先去洗澡换衣服好好休息吧,那家伙的手伸不到这里来的。”

感受着安心的环境,躺在舒适的床上,卡米尔却有些睡不着,白色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洒落,让他想到了身披月光的那个人。

“怦咚”的心跳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卡米尔翻过身,不再对着窗口,用被子盖过头,将自己笼罩在完全的黑暗中。这样却是起了反效果,卡米尔越发心烦意乱,明明只是个过客居然在留在了心尖。

一场春梦了无痕。

卡米尔往身下一摸,果然一片濡湿,他羞红了脸,认命地起床,偷偷摸摸换了底裤和床单。

‘好想见到他,好想见到他,如果能再见到他,我就...’卡米尔躺在干净的带着肥皂香味的新床单上,陷入沉思,‘我就把这份感情告诉他,他会不会接受呢?还是会惊讶得说不出话呢?’

想到安迷修眼睛瞪得溜圆,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卡米尔嘴角轻轻上扬,然后又因为自己幼稚的想法懊悔不已,在纠结中进入了梦乡。

“卡米尔,起来了吗?”雷狮在门外喊道。

因为晚上胡思乱想太多,卡米尔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大哥,马上就好。”

雷狮褪去了夜行衣,换上华冠丽服,高傲得不可一世,看到卡米尔出来,上手哦揉了揉他睡得乱糟糟的头发,轻轻笑道,“走吧,有客人。”

“谁?”

雷狮没有回答,但卡米尔很快便得到了答案。朝天的棕色头发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还是熟悉的灿烂笑容,“卡米尔,又见面了。”

想到自己昨天晚上下的决心,还没从震惊中做好心理准备的卡米尔拢了拢围巾,遮住半边脸,小声地说:“安迷修,我...”

“安迷修你来了啊。”雷狮开口,声音自然盖过了害羞的卡米尔,一开口说的话就让人目瞪口呆:“准备好做我的仆人了?”

“啊?”安迷修一脸蒙逼,“你不是说要告诉在下地下比赛的事情吗?”

“嗯,我帮你有什么好处?除非你当我的仆人,我才告诉你。”雷狮理所当然地说。

安迷修思考了一会,反应过来,“不对,在下明明帮你找到弟弟了啊,而且当了你的仆人就更不能让你帮忙了吧?”

“切,被你看穿了啊,还以为能骗得个新仆人呢!”

“喂!”安迷修气到要拔剑,雷狮这时说:“开个玩笑而已,那个地下比赛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你只有化身我的仆人才能跟着进去,放心吧,我才没兴趣要个管东管西的仆人。”

“在下也不想侍奉你这种主人。”安迷修安下心,看向一侧被忽视的卡米尔,温柔地问道“卡米尔,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见吧,惊喜吗?”

“喂,你对卡米尔这么好声好气的,怎么对我就那么凶?”雷狮不满。

“当然啦,卡米尔这么乖,哪像你这么乱来,要是我有这么个弟弟就好了。”

卡米尔围巾下的笑容淡去,表情疏离,微微敞开的心如今又加上了几道锁。

他从来都是把雷狮放在第一位,在明显看出来雷狮对安迷修的兴趣,而这兴趣大概很快会随着两人的接触转化为另一种感情之时,他不想也不愿意去争抢。

暗恋不一定需要开花结果,能够相知相遇便是一场幸运。


下一章进入雷安篇,可以猜猜看会是什么花✿,卡米尔是纯情少年的暗恋,两人并没有实际发生什么。如果我能把这篇文写完的话(根据大纲来看太长了,没信心写完)会再写到卡安哒。

 

第四章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