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

不踩雷时的佛系圈地自萌党,你好我好大家好。特别懒,拖延症严重患者,文画都特别渣,随性涂和写,不用关注,如果能博一笑给个小红心或者评论就够啦,感谢米且太太画的少天当头像。

【all安/雷安】花言巧语(第四章)

520快乐\(≧▽≦)/

注意事项请见 楔子+第一章

前文:第二章 第三章



雷安篇——罂粟花·第一瓣

罂粟花花语:伤害他的爱,令人窒息的美

雷狮以往做的不着调的事情太多了,因此他多了个平民护卫的事并没有在宫内掀起水花。除了负责安全保卫的大臣多问了几句安迷修的来历外,其余人都见怪不怪了,反正以安迷修的身份就算是雷狮也没法把他带进王宫的核心地区。

“殿下,接下来我们…”

“叫我雷狮就行,反正没有别人。”

安迷修从善如流:“雷狮,你当初说知道我师兄惑的事情是指什么?”

“我不认识你什么师兄。”雷狮随口就答,眼见安迷修要生气,他继续说道:“不过你说的他到雷王星锻炼武力把刀都弄断了这件事我觉得可能与那里有关。”

“那里?”

“你跟我走就是了。”雷狮是个说做就做的人,他吩咐下人好好招待卡米尔,并且好好叮嘱了卡米尔几句后便带着安迷修走了。

“卡米尔不能一起去吗?”看到卡米尔远远还在注视的身影,安迷修不忍心地问道。

“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他还小,不适合去。”

安迷修暗道雷狮只有在对待卡米尔的事情上才会有些人情味,不过这样也好,这样高傲的狮子是不屑于欺骗自己的。

雷狮领着安迷修抵达了传说中的xx街,虽然安迷修在相邻的贫民区住过不短的时间,但还是第一次进入这片被称为销金窟之地。

这里街道比外面的主干道还要宽不少,道两旁都是金碧辉煌的高大建筑,装饰上仅仅稍逊于皇宫大院。他们走进一栋富丽堂皇的大楼,数不清的珠宝珍品就大拉拉地摆放在一楼展示柜中,即使在王宫中参观了几天的安迷修吃惊于店主人的大手笔。

刚进门便有一位身着红色长裙,面容娇俏的美女迎了上来,她不作声色地打量了一下雷狮和安迷修便猜出了两人的关系。

“三殿下,您能来真是让本店蓬荜生辉呀,今天需要些什么?这位大人好面生,不知如何称呼?”

安迷修尚未作答,雷狮已经替他回答了:“他就是我的护卫而已,别说废话了,我听说今天有龙虎斗的比赛?”

龙虎斗,听上去霸气十足,实际上不过是个地下角斗场,即使雷王星表面死不承认,但不少贵族都占有一定比例的股份,算是半个官方的娱乐场所,只不过大家都是私底下说说,没人敢在高压下光明正大的谈论。

因为死伤不论的黑暗条款,让那些平时见惯小打小闹的有钱人趋之若鹜;又因为人人都能参加且奖金丰厚的特色,吸引了大批外地人来自找死路。有钱人自然是来看比赛的,除了可以看到血花四溅的比拼外,还能参与赌博,说不定能赢笔小钱回家。

那女子毫不好奇雷狮是怎么知道这家店就是龙虎斗的表面经营,言笑晏晏,“那您可是赶巧了,今天有位外地人想要越级挑战我们这里的四天王呢。”

她叫来一位年轻男侍者,“编号0810为您服务”说完他行了个标准的侍者礼便带领雷狮和安迷修走侧边小门。0810在楼梯上挂着的几幅画中,选中一副描绘着深林景致的图,在特定的几个角按顺序轻敲几下,画下便慢慢显露出一道暗门。他再在门附近的墙面上按了一会,原本幽深阴暗的隧道豁然开朗,从里面隐隐传出吼叫声。

三人拾阶而上,几秒钟的功夫像是真的穿越了时空隧道般,迎面走进一个虽小但五脏俱全的房间。几乎覆盖整面墙的屏幕上,主持人正在介绍着两名即将参加角斗的选手。

0810询问雷狮是否需要打开茶几上的香槟,雷狮摆摆手,让安迷修直接发问。

安迷修向来直来直往:“请问这里有一个叫惑的选手吗?”

“惑?”侍者疑惑了一会,“很抱歉,我在这里工作了快一年,并未听说过这样一位选手。”

“他应该是7-8个月前到达这里的。”

0810再次回想了一下,“抱歉,我还是没有这样一位选手的印象。”他联系了一下总服务台,得到的回复也是“没有”。

安迷修失望地垂下头,经过严格培训的0810很会找话题:“可能对方换了名字也说不定呢,来这里的大多数人都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因此会用假名上台。” 

看到安迷修突然亮起来的眼睛,0810扫了一眼雷狮,见他没反对,继续说道:“不如我给您介绍下这几个月来到龙虎斗的选手们吧,这些都属于公开资料只要您愿意花钱,都能查到。”

问了价格后,即使做了两个月赏金任务算是小有积蓄的安迷修还是差点被那个数字吓到跳起来,囊中羞涩的他暗搓搓地问:“你们这里可以赊账吗?”

0810微笑着拒绝了,“抱歉,概不赊账。”但他接着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提议:“您携带的两把剑倒是不错,如果能将剑抵押在这里的话倒是可以商量。”

见安迷修犹豫,男侍者再次开口:“抱歉,对于剑士来说,剑抵得上生命了,请您原谅我的粗鄙之言,当然,您要是能参与龙虎斗并且连续获胜的话,那很快便能达成目标了。”

没想到安迷修坚决拒绝,“抱歉,我实在不能接受这种把别人生命当作娱乐的比赛。”说完他问:“请问剑要怎么卖?”

没等0810回答,雷狮接过话头:“你虽然没钱,但本殿下有钱啊。”他瞥了一眼服务员:“记我账上就是。”0810尊敬地躬身离开房间,安迷修还有点不太相信,“雷狮,这笔钱...”

“当然要还给我啊,嗯,按照护卫的工资,你再打三年白工就行了。”

“三年?太久了,在下接任务的话...”

“你接任务的话我怎么知道你一定会还我?你口口声声骑士道不会想赖我这笔钱吧?”

“在下绝无此意!”

“那就好,你就老老实实地当我的护卫。”

“你!”安迷修贫乏的词库中找不到骂人的词,想了半天,总算憋出个“无耻”。

评论

热度(39)